好消息:本站最新推出电商运营辅助工具,更多详情请查看会员中心!


空包网

快递空包:渠道更多元 末端更通畅

更新时间:2018/8/2 / 阅读次数:1089

快递空包 末端投递是快递业效劳链条的最后一环,也是网购消费者体验最直接、感受最直观的环节。经过几年开展,我国快递末端效劳从上门投递逐渐开展到上门投递、智能箱投递、平台投递、无人配送等多种方式互为补充的多元末端效劳体系,快递末端效劳程度逐渐提升。将来,要进一步在网点部署、科技创新、优化资源配置等方面下功夫,让快递业末端效劳锦上添花——

在近日举行的“2018中国快递‘最后一公里’峰会”上,国度邮政局副局长刘君引见说,今年上半年快递业开展稳中向好,全国快递效劳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220.8亿件,同比增长27.5%;业务收入累计完成2745亿元,同比增长25.8%。同时,企业效劳才能大大提升,特别是末端效劳质量进一步提升,快递效劳质量指数比去年同期进步70.5%,全国已运营快递末端公共平台效劳站到达4.2万个、智能快件箱到达24万组,分别较去年末增长35%和16%。不过,随着用户日益增加的个性化需求,对末端投递效劳也提出了更高请求。

  快递下乡效劳“农货出山”

下半年是百香果上市旺季,也是广西中通玉林北流市网点担任人谢显煌一年中最繁忙的时分。去年,广西百香果火了,全年寄递量打破2000万件,数万果农因而受益。但就在4年前,由于物流本钱过高和包装不成熟,北流的百香果很难真正送上全国人民的餐桌。

末端寄递效劳面临最大的艰难就是网点生存问题,上述艰难在揽派量不充足的三四线城市十分普遍,特别是派送间隔远、人口分散、产品零星、山路坎坷的山区乡村。在贵州,末端寄递效劳资源打通是从“快递下乡”开端的。

近年来,贵州省积极推进“快递下乡”工程,效劳“农货出山”,建成了1个省级快递物流园区和3个市州快递园区,以及多个县级快递园区,全省“快递下乡”掩盖率超越90%。

贵州省邮政管理局局长陈向东通知经济日报记者,党的十九大以来,贵州省邮政管理局指导市州邮政管理部门以效劳乡村农业为导向,放宽对效劳“三农”快递网点的备案工作,支持快递新业态、新方式开展,不只激活了贵州各县快递企业的内生动力,还掀起了一场贫穷地域快递企业末端寄递抱团开展的浪潮。往常,黔西南、安顺、贵阳、遵义等地纷繁组成了乡村快递联运联投公司,仅上半年就支持黔货出山销售额超越67亿元。

  靠创新打通“最后一公里”

快递末端投递是快递效劳链条的最后一环,也是网购消费者体验最直接、感受最直观的环节。2017年以来,快递企业对末端效劳的关注度不时提升,投入资源也不时增加。能够说,目前在快递业末端效劳范畴的创新曾经无所不在,聪慧化应用场景在末端效劳方面应用最普遍,曾经成为行业共识。

在今年“京交会”上,近邻宝推出的挪动快件箱备受关注。挪动快件箱的箱体长1.68米,高1.34米,宽1.54米,整体装置在电动三轮车上,可随时挪动到指定位置。这款快件箱共有64个格口,配有键盘输入取件码,快递网点可依据实践需求暂时增加代收设备,从而满足派件需求,便当用户自提。

实践上,大中型城市的末端网点数量十分庞大,给城市和企业都带来了不小的运营压力。在理想条件下,物流全链路无人化应运而生,无人机、无人车、无人舱等物流配备也在新技术的驱动下不时晋级。

“京东物流正在构建一套‘干线—支线—末端’三级无人物流网络体系。”京东物流集团CEO王振辉引见,今年2月份京东自主研发的全球首个智能物流终端——无人聪慧配送站在西安亮相。无人聪慧配送站是管理、衔接无人机和无人车的手腕与桥梁,是完成全程无人配送的中转站。目前,京东无人机末端配送曾经在江苏、陕西、青海、海南、广东和福建6省常态运营,飞行总里程达12万公里。

末端无人机、无人车是处理末端配送无人化的重要一环。“将来很长时间内,末端投递都会是人车混送的方式。”美团无人配送部总经理夏华夏在日前召开的美团无人配送开放平台发布会上表示,关于外卖配送来说,无人配送车是对骑手的有效补充,它能够持续工作,比方承当更多夜间配送工作;骑手更为灵敏,能够处置一些较为复杂的场景,骑手与无人配送车能够发挥各自优势,提升效率与优化用户体验。

国度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司长冯力虎以为,不同的应用场景需求不同的效劳形式,不同的效劳形式催生不同的创新应用,下一代快递企业一定是具有高科技的企业。

  引导企业优化资源配置

“经过几年的开展,我国快递末端效劳从上门投递逐渐开展到上门投递、智能箱投递、平台投递、无人配送等多种方式互为补充的多元末端效劳体系,快递末端效劳程度逐渐提升,但仍面临开展不谐和、衔接不顺畅等问题。”刘君说。

近年来,随着电商迅猛开展,拼多多、网易考拉等新兴平台疾速开展。关于各类电商平台赖以落地的“脚”来说,快递企业以及新型末端效劳商要与越来越多的平台对接数据,业务复杂性和沟通本钱不可思议。与此同时,信息平安也越来越为人们关注,特别是消费者的姓名、电话、地址等隐私信息,更是牵动全社会敏感的神经。

刘君以为,推进快递末端效劳走向高质量阶段,不只是开展阶段的转换,更意味着开展目的、鼓励方式和行为形式的全面转变,需求企业、政府和全社会力气的通力协作,完成资源合理优化配置。

详细来看,对以北京、上海、广州为代表的大城市来说,要加快进步快递末端效劳程度,首先要依法保证末端车辆通行、停靠便利,推进快递车辆依法上路、从业人员文化驾驶;其次,要积极鼓舞新业态安康开展,研讨出台智能快件箱寄递效劳管理制度,探究树立同城即时送寄递业务监管形式,在法制层面为新兴效劳发明有利环境。此外,还要推进增强上下游数据管控规制,加快树立快递与电子商务平台之间的数据维护和开放共享规则,在确保消费者个人信息平安的前提下,鼓舞数据交流共享,提升效劳协同效率。

快递配送“最后一公里”,除了大型中心城市,更要关注乡村地域。刘君以为,要积极优化末端运输构造,有条件的企业要率先在大中城市的中心城区推进末端效劳车辆晋级换代。关于乡村地域运输间隔长、空载率高的线路,要主动推进抱团下乡、共运共配,积极发挥公共取送点在末端的支点作用,系统降低下乡进城的本钱。

“快递企业是末端寄递效劳提质增效的施行主体,要鼓舞快递企业同社会资源在末端投递、综合效劳平台建立等方面展开多种方式的协作,完成资源优化配置。”刘君以为,快递企业要高度注重科技创新关于效劳效率的提升作用,加快推行大数据、挪动互联网、云计算等技术应用,加强线上线下一体协同,为完成愈加高效的末端效劳提供技术支撑。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吉蕾蕾

 

空包网 http://www.90skb.com

上一篇:空包代发:南京快递电三轮离合法上路有多远?

下一篇:空包代发:中国快递正在加快走出国门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