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2055555235  好消息:活动期间,0元升级代理会员!

90空包

空包代发网:乘客深圳北站内寄禁携带物品 快递收费比市价贵一倍

更新时间:2018/9/3 / 阅读次数:79

空包代发网

●南都记者暗访发现快递人员提供“便民效劳”却价钱昂扬而且只要申通快递可选●申通快递称未在北站内设置网点,深圳北站则表示系站内中铁快运提供效劳
乘客深圳北站内寄禁携带物品 快递收费比市价贵一倍-快递新闻网

北站安检口拦下一名女旅客,请求将包内的喷雾邮寄、叫人来车站取或者放弃,女子急着进站上车,在给安检员写下一张收件地址的便条后,匆匆忙忙分开了。

乘客深圳北站内寄禁携带物品 快递收费比市价贵一倍-快递新闻网

一名男子在车站安检口来回搜集被拦下选择邮寄的物品。

乘客深圳北站内寄禁携带物品 快递收费比市价贵一倍-快递新闻网

一位安检员正在注销违禁品的信息。该安检员表示每天都会有大量的乘客选择快递未能经过安检的物品。

乘客深圳北站内寄禁携带物品 快递收费比市价贵一倍-快递新闻网乘客深圳北站内寄禁携带物品 快递收费比市价贵一倍-快递新闻网

每个安检口的桌面上都贴着一个二维码,如若乘客被拦下,安检员会指引乘客扫描二维码停止下单,随后留下邮寄地址便可将物品交给安检员,稍后会有人联络乘客,乘客可在网上支付相应费用。

    南都

    调查

携带喷雾乘坐高铁,在安检处被拦下,是很多游客都遇到过的事。但最近,有市民向南都反映,带着喷雾往深圳北站乘车被拦下后,安检人员会引导乘客现场将喷雾快递寄出,而且只要一家申通快递可选,而寄送的运费,却比正常快递高出近一倍,且在快递寄出后一个多星期才收到喷雾。南都记者暗访深圳北站发现,站内的确有工作人员在停止快递效劳,运费为首重20元/公斤,是市价的近一倍。

对此,申通方面表示深圳北站内并无申通网点,也没有布置快递员在站内收件,疑为第三方赚取差价。北站相关担任人称,站内收件的是中铁快运工作人员,收费价钱的确比市价高。

    投诉

    寄快递却发现高价收费

市民杨先生于8月17日与几位朋友一同前往深圳北乘车,由于刚刚从香港购物归来,所以几位朋友共带了10瓶左右的喷雾进了深圳北站。“这些喷雾我们也不能扔,不得已只能寄快递”,杨先生通知南都记者,站内快递员让他们扫了一个二维码,就呈现了“快递100”的下单界面,上面显现是申通快递。

但让杨先生疑惑的是,这里的申通快递运费比市价高了近一倍。“首重20元一公斤,比顺丰还贵”,杨先生称,把10来瓶喷雾从深圳寄回武汉,花了75元。

花了高价寄快递,回到家后,杨先生和朋友们却迟迟没有等来本人寄出的快递。杨先生通知记者,8月17日寄出的快递,不断到8月25日才收到,其间他曾试图打电话给深圳北站,但网上显现的北站电话不断无人接听,拨打当天收件快递员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他又打电话给申通快递,客服通知他,申通方面近期接到不少这样的投诉,但申通在北站没有设置快递点,疑心是“黄牛”,在站内收取了快递,再统一打包到申通将快递寄出。

而今年5月,南都记者也接到了相似报料。市民林先生(化名)在深圳北站过安检时,有两瓶喷雾被查出。和杨先生一样,也是扫了站内快递效劳的二维码,当时的快递方为中通快递。林先生将这两瓶喷雾从深圳寄往福建泉州,最后花了27元。“两瓶喷雾重量绝对不超越1公斤,查了正常的收费规范,从深圳到福建也就10元,”林先生质疑深圳北站和中通快递此举失当。

    暗访

    安检口旁贴快递下单二维码 深圳北寄往南山需25元

    寄送物品堆放在杂物间 内部杂乱无章

两位市民反映的状况能否存在?深圳北站内快递能否存在高价收费的状况?为此,南都记者携带多瓶喷雾两次进入深圳北站暗访。

初次进入北站,南都记者携带几瓶已运用过半的喷雾进站,在过安检时,却并没有被工作人员查出拦下,顺利过关了。进站后,记者在检票口察看发现,有不少乘客因携带喷雾在检票口被拦下,有些人选择直接上交喷雾,也有些人则选择了在现场邮寄。记者留意到,在每个安检口工作桌的右下角,都贴着一张二维码,二维码下是一个电话号码。扫描这个二维码,就会呈现“快递100”的快递界面,可现场下单。

记者在现场看到,有一位女乘客被拦下寄了两瓶喷雾,南都记者上前讯问详细运费,这名乘客透露共花了25元。

此外,记者还在现场留意到一位身穿“便民效劳”马甲的工作人员,他拉着一个手推车在各个安检口之间搜集工作人员整理好的喷雾,记者在他的推车里看到几十瓶的喷雾。据记者现场察看,这名工作人员在各个安检口收了一圈喷雾后,就把推车拉回了车站里“高铁速运”小隔板背后的杂物间,并没有固定、正式的办公地点。记者潜入杂物间看到,这些收到的物件和一些杂物堆放在一同,内部杂乱无章,也没有专人在这个房间内看守。

    下单后界面上没有对应快递单号

第二次进入北站,南都记者携带了3瓶全新未拆封喷雾,在安检口被拦下。工作人员通知记者,这些喷雾超越120毫升,超量了,无法带上高铁,能够选择寄快递或是叫亲友来拿走。当记者讯问要如何寄快递时,安检人员就引导记者扫描桌角的二维码停止下单。

在扫码后,记者看到手机上呈现了“快递100”平台的下单界面。记者讯问安检人员这能否属于车站快递,安检人员答复“是站内的,你先下单,然后打电话叫他过来就行了”,记者又讯问安检人员快递费大约为几,安检人员则答复“不分明”。

随后,记者就开端在“快递100”的界面上停止下单,界面上显现,申通快递为独一的快递公司选项,计费方式为首重20元+续5元/公斤+约0 .8天。记者填写了信息提交后,手机界面显现下单胜利,但该界面上并没有对应的快递单号,也没有付款提示。记者就此讯问了安检人员,安检人员答复,“假如不放心,能够打快递员电话让他如今来拿”。于是记者拨打了桌角贴的快递员电话,快递员却说“你把东西放在安检就行了,我一会儿去拿”,随后就挂了电话。

此时,车站安检人员已用透明胶将南都记者要邮寄的几瓶喷雾粘在了一同,并贴上一个便利贴,请求写上收寄件人姓名及寄件人电话,表示“一会儿快递员就会来拿”。当记者讯问快递能否会有丧失风险时,工作人员通知记者“肯定会寄出的,每天都有很多人在这里寄,你们放心”。

在安检口等候了5分钟后,南都记者又拨通了桌角贴的快递员电话,这一次,快递员让记者在安检处稍等,他“很快就到”。挂了电话后,记者又等了大约20分钟,快递员才来到安检口。其间记者讯问安检人员可否帮助催一下快递员,得到的答复是“快递员不归我们管”。

快递员来到安检口后,记者留意到,他和昨天记者在站内看到的那名工作人员一样,衣着“便民效劳”的蓝色马甲,推着一个装满了喷雾的小推车。记者问这名快递员,站内快递能否比市面上要贵,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比外面要贵一倍,这里面(北站)的顺丰也比拟贵”。这名快递员在对物件停止称重后给了记者物流单,并现场停止了却算。4瓶从深圳北站寄往深圳南山区的喷雾,最终价钱为25元。最终,南都记者在寄出两天后收到了这个快递。

    回应

    申通快递:未在北站内设置网点 疑为第三方从中赚差价

就此事,记者联络了申通快递有关工作人员。相关人员通知记者,经过核实,申通快递在北站左近虽有网点公司,但北站站内的工作人员不是申通的,申通在站内并无设置网点。

此外,申通工作人员还透露,站内的收件人员,应该是以第三方的方式收取快递,再联络申通将快递寄出,从中间赚取差价。申通方面表示,目前暂时没有收到相关投诉,但内部会对此问题进一步讨论,后续能否会采取相应措施停止整治,目前尚未肯定。

    深圳北站:风险品运输费高于普通货物 故站内运费高于市价

南都记者随后联络了深圳北站相关担任人,北站方面回应,《铁路平安管理条例》中有相关规则,旅客应当承受并配合铁路运输企业在车站、列车施行的平安检查,不得违法携带违禁物品。依据国度铁路局、公安部发布的《制止携带物品目录》,冷烫精、摩丝、发胶、杀虫剂、空气清爽剂等自喷压力容器属于限量携带物品,不能超越120毫升。旅客日常运用的防晒喷雾、补水喷雾等均属于自喷压力容器,均被列入限量携带物品范畴。目前市面上的防晒喷雾产品,最常见的规格在150毫升到200毫升之间,因而属于列车制止携带的物品。

此前,车站已屡次经过新闻媒体、微博和微信等途径发布乘车制止和限制携带的物品,同时也在安检处张贴公告,公示《旅客制止携带物品目录》。旅客的行李被检出超量喷雾或其他风险品后,旅客可有5种选择,包括自弃、联络送站的亲友将物品带回、车站安检免费将其保管至当晚22点,旅客联络亲友在该时间内前往车站将其取走、旅客自行出站联络站外快递以及联络站内中铁快运公司。至于站内运费高于市价,车站方面则解释,因风险品的运输费用高于普通货物,故其站内快递费会比站外普通快递的费用高。

   相关人士:站内收件人员属中铁快运 收费多加5元包装费

但在北站的这份官方回应中,并没有提及站内快递人员的归属。有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站内担任收件的工作人员是中铁快运的,在收费过程中加收了5元钱的包装费,“再加上寄风险品自身价钱就比拟高,所以就呈现比市价高的状况”。此外,这位工作人员还提到,由于能寄送风险品的快递公司越来越少,所以目前只要申通这一个选项。相关人员称,由于车站是公众汇集比拟多的场所,所以对违禁品的处置也会比拟当心,今后会继续增强这方面的宣传,让更多旅客加强“不带违禁品进站”的认识。

    追问

    站内快递收费为何价高?

4瓶喷雾的同城快递,却破费了25元,从计费方式来看,北站内快递收费规范明显不合理。站内快递员告知记者“大约比外面贵一倍”,北站方面的回应却是“只是加了5元包装费”,车站快递收费终究为何价高?

“便民效劳”能否真的便民?

据北站与申通快递回应,车站内担任收件的人员属中铁快运,但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名工作人员只是身穿一件“便民效劳”的蓝色马甲,并没有任何工作证件。记者还察看到,这名“快递员”在各个安检口收完快递,会把小推车推到“高铁快运”背后的小杂物间,这样的处置方式能否契合标准?能否会容易招致漏件、延迟寄出的状况?快递集散地点杂乱无章、无人看守,收费规范又比站外高出近一倍,“便民效劳”,能否真的便民?

    深圳北站监管能否到位?

北站工作人员曾通知南都记者,对站内快递人员,北站也会停止监管,但监管的效果如何呢?南都记者讯问安检人员快递收费规范,安检人员表示“不分明”;而当记者表示本人要赶车,讯问安检人员能否能帮助敦促快递员时,得到的答复是“他们不归我们管”。

记者察看,现场只要一个快递员在各个安检口收件。记者大约等了20分钟,快递员才来到安检口,对急着赶车的乘客来说,这是基本耗不起的时间。无论是从价钱还是从效劳上,北站对站内快递效劳的监管都不尽如人意。

采写:南都记者 陈文才 见习记者 吴灵珊

摄影:南都记者 陈文才

空包网 http://www.90skb.com

上一篇:拼多多空包网:顺丰稳坐营业收入第一宝座 冷运和国际业务成新突围点

下一篇:90单号网:深圳北站站内快递业务停业整顿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